张媛琦

张媛琦小珠子蘊藏的大能量-圣教会传统

张媛琦

送给母亲的玫瑰(1)
文/文祖贤译/吴志濠
Father Hubert Schiffer刚开完弥撒,坐下来吃早餐。当他在用匙羹取些西柚时,忽然间刺眼的光线出现在他眼前。他感觉到有一股力量「透过空气越过我,惊吓我,殴打我,使我旋转得犹如被秋天狂风吹散的落叶。」
刹那间,至少8万人死于这炙热的爆炸。这天是1945年8月6日,是纪念耶稣显圣容的瞻礼日。在广岛,由Enola Gay投下的原子弹把该城市瞬间夷为平地。但生活在距离出事地点约八个街区的Father Schiffer和另外三位神父却在这次爆炸中生还。往后更没有一位患上后遗症。
在1976年,Father Schiffer将他的故事告诉在费城举行的圣体会议。他和另外三位公同居住的同伴,和四位在广岛市郊初学院(novitiate)住的神父,在往后的31年依然生还。
科学家和调查员不断重复探究和访问生还者。Father Schiffer说他被采访的次数已经超过200次。但还是没有人能解释他为何生还。
唯一的解释是出自他自己口中:「我们相信能存活下来是因为我们活出了花地玛的讯息。我们在这里每天都会一起诵念玫瑰经」(Father Schiffer在1982年3月27日离世-爆炸后的37年。)
另一枚原子弹于8月9号在长崎投下。同样的现象又再出现。圣高比(St. Maximilian Kolbe -他名为“Apostle of Consecration to Mary”)在日本创立的方济会男修道院也没有受原子弹的影响,而其中一个原因是它的地点处于山上。在这里,修士们每天都一起诵念玫瑰经。
在网络,我们可以发现在不同国家有关玫瑰经的奇事:「米雷战役(1213),勒班陀战役(1571),法国拉罗谢尔的战争(1627),奥地利维也纳的战争(1683) ,匈牙利Peterwardein的战争(1716),新奥尔良(1815),奥地利(1955),巴西(1964),葡萄牙(1975)」
但是,天主之母为我们转祷的力量来自那里呢?
让我们回到旧约讲述主母(Gebirah)的部分。「主母」是什么意思呢?Michal Hunt解释,「主母」是指达味裔君王的(即南国犹大王国的君王中的)王后(们),她们是君王们的母亲。Hunt说:「希伯来文Gebirah在旧约中出现了15次,它被翻译为『(主母)Queen Mother』或『伟大的女人(Great Lady)』」(cf 创世记16:4,8 ,9;列王纪上11:19-为埃及人的主母;列王纪下5:3; 10:13; 编年纪下15:16; 圣咏123:2; 箴言30:23; 依撒意亚24:2; 47:5,7: 耶肋米亚13:18; 29:2)
主母(Queen Mother)的尊严可以在列王纪上2:19中找出:「巴特舍巴于是去见撒罗满王,为阿多尼雅请求。君王遂起身迎接她,向她俯首致敬,然后坐在宝座上;又叫人为君王的母亲另预备了一个座位,她便坐在君王的右边。」君王在他母亲前下跪!
再者,Hunt指出:「很明显,每位达味裔君王的母亲均在在圣经中偕同她的孩子一起叙述。这些母亲的名字均在每位统治犹大的达味裔君王的简介中出现(列王纪上14:21; 15:9-10; 22:42; 列王纪下12:2; 14:2; 15:2; 15:33; 18:2; 21:2; 21:19; 22:1; 23:31; 23:36; 24:8; 24:18)。」看,她有多重要!
玛利亚是新约的主母(Gebirah)。难怪「玛利亚,天主之母」的祈求具有这么大的力量。请留意你所祈求的!